“国际难民日”,还记得那个叫艾兰的男孩吗?

文章正文
2017-06-20 22:13


  生命,在战争面前是如此脆弱。在炮火面前,他们即便不舍,也只能选择逃离故土家园…… 

  和平与发展,是当今时代的主题。我们虽然身处一个和平的国家,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。在我们享受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巨大好处的同时,世界上仍有许多国家饱受贫穷之苦,忍受战争之乱。无数难民为了生计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,不惜铤而走险,一路颠沛流离,只为追寻一片宁静的和平之地,可没有人知道将来迎接他们的是友善的拥抱还是另一场灾难!

  两年前,一张叙利亚三岁小难民艾兰偷渡遇难的照片震惊了全世界。在刺痛人们眼球的同时,人们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充满硝烟的叙利亚战场。有人说,如果地球上真的有地狱,那么那里应该就是撒旦的乐园。曾是中东地区最稳定国家的叙利亚,在某些西方势力的干涉下,如今已变得面目全非!

  艾兰遇难是世界难民悲惨命运的一个缩影。在叙利亚战争中,每天都会有很多无辜的生命陨落在炮火当中。生命,在战争面前是如此脆弱。在炮火面前,他们即便不舍,也只能选择逃离故土家园。即使前程扑朔迷离,即使前行步履蹒跚,那也好过每日要与死神并肩同行。这就不难解释,即使地中海的海水再冰冷,为何难民哪怕是死也要游过去!

  除了连天的炮火之外,世界上还有一些国家正在饱受饥荒之苦,贫穷落后也导致了成千上万的难民流离失所。和我们相比,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个果腹的面包,可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成为一种奢望。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难民已成为世界之殇。

  1993年3月,南非摄影师凯文.卡特在南苏丹拍了这么一张照片。照片色调灰暗,一个瘦骨嶙峋的非洲儿童耷拉着硕大的头颅艰难地爬行着。可能因为太过饥饿,她的身躯像极了一块“行走的骨头”。而在这块“骨头”的后面,就是一只虎视眈眈的秃鹫。凶恶的秃鹫与饥饿的儿童,距离是那么近,近到画面之外的我们似乎都能嗅到死神的气味。凯文.卡特赶走了那只秃鹫,但他没能给予那个非洲儿童更多救助就走开了,小女孩是死是活无人知晓。后来,因为不堪忍受人性道德的责难和新闻伦理的拷问,在普利策颁奖结束没多久,凯文在寓所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这张时至今日依然饱受争议的照片,让世人痛惜失去一位富有才华的摄影师的同时,更在拷问人类的良知与底线。面对难民,是发扬人道主义关怀,还是避而远之甚至嗤之以鼻?

  中国,作为负责任的大国,以实际行动回应了这一世界难题。从1990年起,中国向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派出5名军事观察员。截至目前,中国军队有2800余名官兵在联合国9个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,中国军队用行动履行着维护世界和平、捍卫人类生存的光荣使命。无论是战火硝烟的冲突地带,还是疾病肆虐的疫情地区,中国维和部队总是冲在危险丛生的第一线。无论是海地救援、还是南苏丹、马里维和,世界都能看到中国“蓝盔”的身影。为了世界和平,他们远离祖国,用中国军人铁肩担当;为了人民安宁,他们大爱无疆,让人道主义之光照亮苦难和悲惨。当成千上万的难民在中国“蓝盔”的救援救助下获得新生,一切的辛劳、付出,乃至牺牲,都成为“蓝盔”将士们维和勋章上最耀眼的光辉。正如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一份报告中所说的,“中国的维和部队是联合国任务部队中水平最专业、效率最高、训练最有素和最守纪律的队伍”。

  难民现象,古已有之。但从20世纪开始,难民问题开始成为一个世界性问题。或因政治,或因宗教,或因战争,或因贫穷,他们不得已离开生活了多年的故乡。世界这么大,他们只是希望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栖息之所。针对这一世界难题,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官员办事处认为要实现持久解决,可依靠3条途径:自愿遣返、就地安置和重新安置。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难民压力和因难民而导致的连带问题,但要彻底解决这一难题,还应从根源入手、从本源出发,敦促世界各国切实担负起国际责任来。

  难民,作为世界人民中命运最为悲惨的一个特殊群体,值得我们去关注去爱护去救助。艾兰之死,已经让世界心痛了一次,为了避免艾兰式悲剧重演,我们呼吁世界负责任的国家都要尽自己的一份力,切莫让冷漠成为扼杀难民的刽子手。大爱无疆,大德无形,在“国际难民日”到来之际,愿世界能够远离战争与仇恨,愿苦难的那群人们能够不再流离颠沛、迎来安详生活的温柔怀抱!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—— 推荐 ——